江澄是朱砂痣,是白月光,是辗转戒不掉的瘾。
mxtx黑
有缘再会
 

[羡澄]暗恋

#现pa双向暗恋  车

 
“你给我轻点!我……”未说完的话被悉数纳入对方口中。江澄攥紧男人的衣角,恨不得把他踹下床去。
 
  “我倒是觉得这个速度很合适。”唇舌追逐的间隙,魏无羡眯眼笑道:“你看,又起来了。”
 
  “唔……混蛋!”

  
 
  江澄打小便和这个混蛋认识,小学三年级,据说是因为家里人出国,把孩子丢到亲戚家。是不是真的江澄不知道,他一个小孩子也不关心这些。他只知道这个家伙被父亲领进家门后霸占了他的领地,还抢走了他的小爱茉莉妃妃!堂堂男子汉,为什么会怕狗!
 
  因为茉莉小爱和妃妃,江澄和魏无羡闹了很久的脾气,虽然几乎是他单方面的不理人。魏无羡那时候唯唯诺诺的,第一次见面那么不愉快,这小子还整天跟在他背后讨好他,“澄澄”“澄澄”的叫着,烦死了!

 
 
“啊!”身子微微痉挛,江澄短促的喘息几下,未来得及开口骂人,就被顶的发不出声来。
 
“在想什么呢澄澄~这种时候可不能分心啊~”
 
“慢.....慢点.....靠!”

  “冤枉啊,澄澄你看,这里……可是很喜欢这个速度呢~”

  “……”

  “澄澄~澄澄很喜欢的对不对~”

  江澄吸了口气,恶狠狠的咬住了魏无羡的肩膀。这一口力道不小,魏无羡的动作顿了顿,估计是见血了。

  妈的恶心死老子了。上辈子是造了什么孽才会遇到这样一个混账!

 
 
  “江澄!有狗啊啊啊啊啊!”

  “啧,没出息。”江澄抄起木棍三下两下赶跑小狗,拉开紧紧抱住他的魏无羡,鄙视道:“放开放开,衣服都被你扯坏了。回家要被阿爸阿妈骂了。”

  “他们不会骂我的。”魏无羡笑嘻嘻的从他身后探出脑袋,刚刚的满脸惊慌似乎是另一个人。

  “瞧把你美的。”江澄哼了一声,心中却十分复杂。他心知肚明,这并不是假话,从小到大,每次他俩一同犯错,永远都是江澄单独受罚。

  “嘿嘿。”魏无羡腆着脸凑上来捏他脸颊,道:“所以有我护着你,他们不会骂你的!”

  “……”

  那时候认真看着江澄双眼的魏无羡,整个人似乎都在发着光。

  像极了书中所描绘的天使。

 
 
  “唔……嗯……我真是……嗯……瞎了眼……”

  魏无羡不紧不慢的动着身子,比起粗鲁的搅动,他更喜欢这样,有节制的,把自己填进江澄的身子,只有这样,他才会有一种:“这个人是我的”的满足感。

  闻言,他也只是放慢了动作,叼住江澄的耳垂舔舐,道:“那一定是我的光芒太闪耀了。”

  放慢的动作有时更像是折磨,尤其在情绪和身体都达到某种程度的时候。江澄很想骂一句你自恋个鬼,但可惜被折腾的不浅,无力反抗的身子被卷入,彻底的沉迷,最后只能发出无意识的喘息。

  就这样吧,初遇,吸引,接近,捕获,然后是彻底的沉迷。

  我尽力使我的光芒闪耀,只希望能迷住你一人。

 
 
  在魏无羡有记忆的时候,记忆里除了夜晚明亮的星辰,便只剩下垃圾堆与呲牙的恶犬。纵使被江枫眠捡到带回,魏无羡仍是充满了不安定感。小江澄因为小爱茉莉妃妃大闹了几天,魏无羡就在房间里躲了几天。

  他装作没心没肺的样子,在大人那里讨喜的不得了。但私底下,他怕得很。一切来的太过突然,他怕失去也只是一瞬间。

  直到……那个明明讨厌他讨厌的不得了的江澄,在他装睡时偷摸摸进来,在他的被子里塞热水袋的时候。

 
 
  “澄澄~你的眼睛可真好看”魏无羡低头去蹭江澄的脖颈,用唇齿描摹颈部的线条。含糊不清道:“就像晚上明亮的星辰一样~”

  “???”
 
  这家伙,怕不是疯了。江澄咬牙忍住那家伙情绪爆发般突然加快的速度,暗暗抓上魏无羡后背裸露的大片肌肤。
 
  疯了的,也不只是他一个。
 
 

 
小剧场

“跟狗一样,说你属狗的你还不信。”魏无羡无奈的摸摸自己的肩膀,昨晚的齿痕未消,还有点红肿。

“哼,活该。”
 

(一辆应该不会被屏蔽的假车。抓住活动的尾巴!写着写着……哎我写的这是啥玩意儿?
事实告诉我们,不能乱收红包_(°ω°」∠)_)

评论(6)
热度(237)
© 喵不理豆沙包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