过气选手在线年更。
首页的镇魂太太都是魔鬼吧!继续不要停!
朋友写的头像,喜欢欢
 

羡澄《枪与玫瑰》

#名著风,欧式,浓浓的翻译腔
#应该会是帅爆了的两个人
#深夜睡不着的产物
#我没疯

1.引子

  列车鸣笛了。

  这声音有些刺耳,不打招呼,“呜——”的一声钻进人的耳朵里,也不管耳朵的主人是否乐意。

  列车要开动了。

  车轮摩擦着轨道,碰撞出细小的火星,那火星喷溅出来,也不知道会不会有幸成为下一场灾难的源头。

  那乘客们的家属该会有多难过啊,年轻貌美的小姐伏卧在窗台,悼念着她年轻的,有前途的未婚夫;多情的少妇打扮妖艳,该来的情人却迟迟不来……喔!多么令人心痛啊!

  “先生,需要一枝花么?”

  他从无休止的联想中脱身出来,低头看向这个不到他胸口的小家伙。

  汤姆举起了自己的篮子,藤编的小篮子里插满了玫瑰。玫瑰火红火红的,仿佛一场热恋。

  “先生,需要一枝红玫瑰么?”

  “这花可真不错。”他摸摸下巴,低了身子去瞧那玫瑰。汤姆踮起脚尖,把花篮抬的高了些。

  “还没有哪位小姐愿意接受我的红玫瑰。”先生叹息着摇头,直起了身子,很是遗憾的样子道:“可惜了这么漂亮的玫瑰。”

  “您会遇到的!先生!”

  “玫瑰可真漂亮。是你养的?”

  “是一家花店的,先生。”汤姆小心的挑出一朵,举到先生眼前,道:“今天是情人节,先生不需要一枝告白的红玫瑰么?”

  “你可真有意思。”先生勾起嘴角,接过玫瑰。从兜里摸出几个硬币,打发了小家伙。

  “真是一朵好玫瑰。”他很满意自己的收获,打量了几眼便收进了胸口的口袋,朝车厢内走去。

  “哟,这不是魏先生嘛,好久不见啊。”

  “好久不见,温少爷。”外尔勒斯·楼蔻·魏摘下帽子放在胸前,微微点头表示尊敬。

  “先生,胸前可是玫瑰?”旁边千金打扮的女人捂嘴娇笑,看向他的目光眼波流转。

  “是的,不知灵娇女士是否愿意收下这朵玫瑰呢?”

  “魏先生,您可别高估了这朵玫瑰的价值啊。”温晁搂住女人,手指搭在女人裙上装饰的鲜玫瑰上,开口:“我想我也该离开了,这不是我应该呆的地方,回见。”

  “回见,温少爷。”

  魏戴上礼帽,整理着弄乱的发丝。在光与帽沿精心制造出的阴影里,有什么东西,从他的眼里一闪而过。
 

tbc

等我明天清醒了再写……

评论(2)
热度(44)
  1. 天地一行者喵不理豆沙包 转载了此文字
© 喵不理豆沙包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