过气选手在线年更。
朋友写的头像,喜欢。
没什么真实想磕的cp,都是虚假的快乐
看了产出就知道了,关注需谨慎
哪天有了真心喜欢的东西绝对会回来的
掉线ing
 

【云梦双杰】《欲买桂花同载酒》

#江澄视角
#友情向,原著向
#部分段落取自原文
#大概是一个……舅舅终于放下心结的故事
#不甜不虐
 
 

  时间总是不经意的就流走了。

 
  江澄立在船头,甚好的皮相在一众人里尤为突出,引的随行的姑娘不住的窥视。

  
  若换做当初,他免不了要暗自得意两下,现今,他自是不在意的。
 

  穿过拱桥,船只驶入河道。人声的喧嚣迎面而来。

  
  正是仲夏将尽的时日,众多的船只沿着河道一字排开,货船里满载着金灿灿的圆枇杷。船家的叫卖声带着吴音特有的软糯,听着颇为悦耳。

  
  江澄突然的觉得这场景似曾相识,饶有兴致的瞧向一位姑娘,询问起枇杷的价格。

   
  那姑娘拨了拨斗笠,扬首笑道:“郎君生的如此俊俏,勿用钱白送你一个好伐?”

   
  吴音悦耳,清甜清甜的,说者唇齿缠绵,听者心思微动。江澄愣了愣,回以笑意,道:“既然如此,我自然是要的。”
 
  
  姑娘伸手入筐一摸,扬手飞出一只圆溜溜的枇杷,道:“勿要介客气,看你生得俊!”

  
  江澄麻利的接住,笑道:“姑娘生的更是美!”

 
  他与这姑娘一来一往落入别人眼中,激起了随行人的 心思,一路上何时见过江宗主这般面带微笑的好模样?江宗主生的俊俏,可惜阴鸷缠身,这难得的模样总算改善了众人眼中的形象,顿时有人敢上前搭话。
 
 
 “宗主,属下听闻这彩衣镇有桂花酒有名的很,一路舟车劳顿大家也都累了,不如我们在此稍作歇息,小酌几杯?”
   

“也好,你安排下去。”

 
——————
————

 
  今夜月色稍淡,月光如纱雾般,天地间一片朦胧。

 
  江澄晃了晃酒杯,澄黄的液体在杯口打着旋儿,随后落入饮酒者的咽喉。

 
  酒催人肠,江澄放下酒杯,仰头去看那在云中隐隐约约的弯月,心中翻腾起的情感如巨浪般想将他吞没。

  
  在魏无羡复活后,又过了十三载。

 
  这十三年里,发生了许多事。他把江家经营的很好,金凌也成长到能够独当一面的金家宗主。那家伙……和蓝湛厮混,四海为家斩妖除魔,倒也闯出了名堂。
   

  这彩衣镇,也依旧保持着他记忆中的模样。

 
  是了,很久之前,他来过这里。那时候,那家伙也在。

 
  那又怎么样?

 
  江澄自嘲的笑了笑,拎起酒坛往嘴里灌。他们早已分道扬镳了。什么云梦双杰?不过只是个一厢情愿的笑话!
 
 
  是啊,他哪里都比我好。他更懂家训的含义,他资质高,他胸怀大义!我哪里都比不上他。

 
  还记得当初温宁找上门的时候。连一颗金丹都是别人给的。所以,为什么要怪他?

 
  那家伙也死了十三年了不是么?

 
  呵。

  江澄闷头喝酒,胸闷的喘不过气来。当初的情绪,在心头沉淀压积成山的情绪,被他狠狠压抑了十三载的情绪。终于在这一刻爆发了出来。

 
  他又做错了什么?为什么一个一个的要来责怪他!

 
  是,金丹是魏无羡给的!可那也是他自愿的!凭什么要做出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?我江澄求着他给了吗?这一身本事都是自己拼命苦修来的,又与他何干?难不成我还要对他感恩戴德一辈子不成!

 
  他握手成拳,狠狠的砸在摆放酒杯的石桌上,这一拳没用半分真气,石桌的表面却已经出现蛛状的细纹,可见用力之大。

 
  那父亲,娘亲,姐姐,还有姐夫他们呢?他们又该怎么办?

 
  即使知道不是那人的过错,江澄仍止不住的颤抖起来。不是他的错,那又能算在谁的头上?这份无处可发的迁怒,伴着对那人不守诺言的失望,一起凝结成了他心底那道抹不去的伤疤。

 
  他又何尝不想要原谅?所以才会在魏无羡重生的时候心底涌上喜悦,才会在他身亡时随身携着陈情。

  
   世人只知蓝忘机等了魏无羡十三载,却不知他也与陈情等了十三年。

 
  这十三年,究竟经历了什么,也只有他自己知道。
 
 
  江澄颓然的抓起酒坛,酒入愁肠难浇愁。

 
  “我……又能怎么办?”

  
  “放过自己吧。”江澄喝的多了,迷迷糊糊中,心底似乎出现了不同的声音。

 
  “呵……放过?说的倒是轻巧。”他下意识嘲讽道。如果那么容易的话,他也不至于疯魔般度过十三载,也不用在魏无羡重生后的十三年里心魔难解。

  
  放过自己……吗?

 
  江澄睁着眼睛,扬首定定的盯着天上的弯月,围绕着弯月的云雾已经散开些许,月色渐渐明朗起来。

 
  我要怎么……放过自己呢?

 
  这是深藏在心的伤疤,这些苦他谁都不能说,也无人听他诉说。只能压在心底。想着压的久了就会淡忘了,他曾经是这么想的。可谁知揭开伤疤上的血痂才发现伤口依旧没有愈合。

 
  “……都过去了。”心底似乎有这么一个声音,隐隐约约听不真切,却让他霎时清醒。

 
  这是来自心底的声音。

 
  也是……他的想法。

 
  他一直都不愿面对自己的内心,固执的将自己沉浸在过去的悲伤里。

 
  可是,那又有什么用呢?

 
  没有什么能够真正的困住一个人。那些难忘的,记忆深刻的,难以忘怀的咬咬牙也就过去了。再难割舍的东西,割舍了也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煎熬。

 
  说到底,他只是不甘心,放不下付出了这么多的自己。

 
  对啊,他何尝不付出了太多?

 
  算是扯平了吧。

 
  江澄彻底清醒过来,他低头苦笑。

 
  至于那个被温家抓住的真相,他这辈子怕是也不用说了。

 
  都过去了。

 
  放过自己吧。

 
  江澄紧蹙的眉头舒展慢慢开来,他像是终于了悟了什么,又像是彻底放弃了什么般,缓缓的,轻叹一声。

 

 
end

PS:欲买桂花同载酒,终不是,少年游。

本来只是想发一下云梦双杰的刀,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写成这个(:з」∠)_大概是因为舅舅总有一天会看开的……所以……希望他能不陷入记忆的泥沼……向前看吧。

评论(13)
热度(94)
© 喵不理豆沙包 | Powered by LOFTER